退养老人养老纠纷,律师援助圆满解决

通过致诚律师

退养老人养老纠纷,律师援助圆满解决



退养老人养老纠纷

律师援助圆满解决









      90岁的刘某,没有住房,常年和八十高龄的弟弟居住,无儿无女。2015年7月,时年87岁的老人在家附近遇到了某研究所的业务员,声称该研究院在延庆有养老基地,老人办理会员卡即可入住,不但各项条件好,还可以养生治病。老人本身是退养老人,工资比较低,但是考虑到身体原因,还是用多年的积蓄交了30500元,办理了会员卡。

      老人交费后,乘坐公司的大巴车到延庆公司的基地住了21天,期间对于饮食等方面不适应,且犯了一次高血压被送到附近医院急救。老人对被告服务不满意,认为没有达到宣传的标准,因此和公司提出回家,公司派工作人员坐大巴车将其送回。根据老人的会员卡记载,老人共交费30500元,消费之后尚余24305元,还有一次价值7800元的排毒消费。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老人以及家人多次和公司协商,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退费,但是该公司一拖再拖,到最后说已经过了退款期限,拒绝退款。








01

通过诉讼取得证据

      刘某申请法律援助时,手中只有一个会员卡,并没有其他证据。至于合同,老人回忆说并没有签过。在立案之前,律师和被告沟通,被告声称有合同,依据合同要承担违约金。由于老人手里没有合同,被告又拒不配合出示合同,律师只好尽快提起诉讼,希望通过诉讼取得关键证据。


02

老人消费数额有争议

      老人的会员卡记载了一笔7800元的排毒消费,律师主张无效,并提出相应的法律依据:关于中医医疗的规范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对于非医疗的中医养生保健服务行业规范试行稿正在征询意见中,尚没有最直接的规范。但对于行业发展和管理来讲,一直都有行业社会组织、区县以上人民政府、国家中医药局以及市场价格监督检查部门予以监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按照法定价格管理权限,合理确定中医医疗服务的收费项目和标准,体现中医医疗服务成本和专业技术价值。”非医疗中医养生保健服务机构也应体现此条价值。

      被告提供的《协议书》第一条说附件列有《中医养生技术服务价格标准体系》,却未提供。第一,被告制定的该项服务价格是否经过物价局核准或备案?第二,被告仅让老人服用一小瓶没有任何标识的液体,第二天问了一句“排便了吗”,被告就说完成了排毒服务,被告需提供给老人服用的液体的批号或自主生产的不违反国家关于食品药品名录的批准,证明是否符合《药品管理法》《药典》及《北京市中药饮片炮制规范》以及该液体的成本、定价等证据方能成立主张,否则严重会构成生产经营假药罪。第三,从被告提供的《调理记录》看三次记录随时间发生顺次记录的,其上已然两次认可剩余钱数。所以,被告主张的排毒费若无相应证据证明合理成本,老人不予支付费用。


03

判决支持老人诉求

      交换证据后,律师发现老人的确和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但是合同中并未约定违约条款,因此被告主张扣除违约金(按剩余价款的30%计算)没有依据。

       律师主张:被告不予退款的依据是《协议书》第四条和第六条规定。但该《协议书》系被告提供的格式合同,此二条规定明显不利于老人,系霸王条款,且违反《合同法》第39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4条规定,当属无效条款。







      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还需要坐轮椅,律师上门为老人办理申请援助手续,立案之前多次和被告公司调解,对方只同意返还8000元。后律师帮助老人到延庆法院立案,并代理老人两次去延庆法院开庭。每次开庭,律师从出发到开庭结束回到单位,都要整整一天的时间。第一次开庭,律师与公司交换了意见,并取得了关键证据(当时签订的合同)。第二次开庭,法官主持调解,但是由于调解金额差距过大,调解不成功,于是正常开庭。2018年10月,延庆法院判决该公司退还老人18305元,目前老人已经顺利拿到全部款项。

      案件胜诉后,律师第一时间联络老人的侄子,让他尽快向法院提供老人本人的银行卡等信息给法官,以便于尽快拿到钱。历经三年多,老人终于拿回了钱。这些钱对于一位九旬的退养老人来说非常重要,整个援助过程中,律师全程代理,老人对律师尽心尽责的援助表示感谢。


THE END



关于作者

致诚律师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