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企业“设计”员工,律师援助“反败为胜”

通过致诚律师

知名企业“设计”员工,律师援助“反败为胜”

45岁的马大姐于2013年1月9日入职某知名公司,在某超市担任促销员工作,月工资4000元。入职时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16年2月1日。由于工资并没有约定底薪,全靠提成,马大姐的工作非常辛苦,但是她甘之如饴,毕竟可以靠自己的双手给家庭出一份力是幸福的,可是没想到这份工作因为公司的原因而化为泡影。

2015年6月30日,公司主管领导告知马大姐由于超市的进店费太贵,公司决定终止与超市的合作,她的工作岗位从7月1日起就被取消了,现在只有马大姐先签一个辞职申请表,才能和公司谈赔偿的问题。由于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马大姐基于对大公司的信任,在员工辞职申请表上签了字。本以为公司会对自己有个交代,可谁知在家里等了半个月,公司一点消息也没有。同时马大姐通过与其他超市促销员的沟通发现,大家在超市的岗位都被取消了,公司打算更多的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部分超市促销员被要求承担销售和快递的双重身份,在小区内销售,并送货到家,还没有底薪。而之前在超市做促销员的,大多是40-50之间的大姐,根本没有体力和精力承担公司的安排,因此大家一拍即合,决定通过劳动仲裁向公司讨要一个说法。由于大姐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主张哪些请求,仲裁委立案的工作人员让她们到致诚公益咨询,寻求法律帮助。

经中心同意,律师受理了该案,不过在受理前律师也明确告知了马大姐诉讼风险,因为公司手中握有马大姐签字的辞职申请表,该证据对其非常不利,实践中仲裁委依据辞职申请表认定劳动者自动离职的案例比比皆是,可以说还未进入庭审阶段,已经处于劣势,不过律师一定会尽全力维护她的合法权益,马大姐表示理解。

正如援助律师所预想的一样,在庭审过程中公司拿出了马大姐签字的员工辞职表,辞职原因处写着“已找新工作”五个大字,但是很明显签字和辞职原因处的笔迹是完全不同的。公司主张是人力工作人员先按照马大姐的理由写好再由马大姐签字的,说明其认可该辞职理由。而援助律师指出,既然是劳动者主动提出辞职,那么申请表上的内容都应当是由劳动者填写后再交由公司审批的,公司怎么可能在劳动者提交书面申请前就已知劳动者离职的原因了呢?而且劳动者主动离职的时间正好是公司与超市终止合作的前一日,是否过于巧合?由于律师的据理力争,仲裁员并没有受到公司律师提出的劳动者主动离职的影响,而是重点向公司律师询问了岗位取消的原因,公司律师承认是因为公司的原因导致岗位的取消,但仍然坚持劳动者系因个人原因离职。

开庭近三个月后,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书,裁决公司支付马大姐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代通知金以及工作期间未休年假工资。马大姐对于仲裁裁决结果很满意,不打算起诉了,不过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而本案用人单位所在地在广州,不排除公司为了给劳动者制造障碍,而在广州市基层法院提起诉讼的可能,因此援助律师建议马大姐马上去法院提起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双方就同一仲裁裁决分别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后受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将案件移送给先受理的人民法院。所以现在谁先立案,谁就掌握了案件解决的主动权。

马大姐在法院立案后,公司律师打电话告知单位不打算起诉,希望马大姐可以撤诉,等到仲裁裁决生效后按照裁决结果执行,然而由于公司的欺骗行为,马大姐已经不再相信他们了,援助律师也建议马大姐可以等到明确单位没有起诉后,再办理撤诉手续,到时仲裁裁决生效,即使单位不主动支付,也可以申请强制执行,作为业界知名企业的公司执行能力没有问题。马大姐接受了律师的建议。

案件点评:本案可以说是比较典型的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而导致的劳动关系解除案件。本案的用人单位出于对自身经营状况的考虑,因进店费过高而终止与超市的合作,本是无可厚非,但是其做出该决定的同时没有考虑劳动者的补偿或者安置问题,就是缺乏企业责任的表现,不利于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作为国内知名企业,应当积极解决纠纷,而不是通过欺骗劳动者的手段去逃避责任,希望本案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给没有责任感的企业一定的警示。

关于作者

致诚律师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