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焦点新闻 热点评论 工作快讯 案件追踪 研究报告 法规数据 [专题] | 在线咨询 法律援助 微信 | 律师工作室 平台登录

超市隐蔽用工劳动者维权难

2011-11-07   来源:未知   王芳
农民工法律援助网(www.zgnmg.org)所有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隐蔽雇佣关系的概念最早是由国际劳工组织在其相关文件中提出和界定的。“所谓隐蔽雇佣指假造某种与事实不同的表面现象,从而达到限制或削弱法律所提供保护目的的一种旨在隐藏或扭曲雇佣关系的行为,其手段包括以另一种法律外壳加以掩盖,或赋予其另一种使工人获得更少保护的工作形式”。国际劳工组织在其文件中指出,隐蔽雇佣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逃避劳动法的管辖、逃避提供社会保障以及逃税。

隐蔽用工的情形,在超市(商场)促销员中体现的最为明显。从表面来看,促销员一般是由供应商招聘并派驻到超市(商场)推销其产品,是供应商的员工。但实际上促销员在工作期间主要受超市(商场)的管理,身着超市(商场)的统一工作服,佩戴超市(商场)的销售人员工牌,对外也是以超市(商场)销售人员介绍。除了推销产品外,促销员还要理货、打扫卫生,而且其工作时间都由超市(商场)统一安排、管理,包括上下班时间、加班时间和工作内容,如果被发现有违反工作规定的行为,超市(商场)还可以对其进行处罚。但是,由于促销员是与供应商签订的劳动合同,裁判机关往往就按照合同来确定促销员是与供应商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而不考虑超市(商场)的实际用工关系。这就使得超市(商场)享受用工的权利、却不必承担用工的责任,劳动者只能向供应商主张权利。但由于有些工作是超市(商场)安排而供应商又不认可,比如促销工作之外的加班等,劳动者就很难向供应商主张。而在实际案例中,除了“超市(商场)-供应商-劳动者”这一基本形态外,还会有其他因素的影响,使得劳动关系更加复杂。 

    有的案件中,除了超市(商场)和供应商之外,还涉及到劳务派遣,使劳动关系更加复杂难辨。如家乐福案件中,盛某被威莱日化公司招聘为销售人员,并被安排在家乐福超市促销威露士产品。后来盛某却被威莱日化公司要求与广州人才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又变成了广州人才公司的员工,被派遣至威莱日化公司工作,而威莱日化则将其安排到超市做促销员。当盛某因怀孕而被辞退申请仲裁时,律师原本想将威莱日化公司、家乐福超市和广州人才公司作为共同被告一并提起申请,但仲裁委要求最多只能有两名被申请人,不得已只好列家乐福超市和广州人才公司。经过仲裁和一审、二审,最终结果都是确认盛某是广州人才公司的员工,与家乐福不存在劳动关系。 

 

还有的案件中,促销员不仅促销某一家产品,而是同时为几家公司服务。如段红英案件中,段红英应聘到麦德龙商场做促销员,同时为晨光文具公司、迪堡公司和昌隆公司推销产品,而这三家公司每月给她的存折上打款300、500和300元。当她在商场安排下送货时发生工伤事故后,三家公司和商场却都不承认与段红英存在劳动关系。促销员同时销售几家的产品,而每家公司都给她打款,因此她不可能是其中某家公司的员工,因为她同时收到三家公司的“工资”;她也不可能同时是三家公司的员工,因为她所促销的产品是相同类型的,为互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促销同类产品,显然与员工职业道德有违。而从促销员的招聘、工作安排和日常管理等方面来看,显然商场才是真正的用人单位,三家公司只不过是代商场支付工资而已。

由于超市(商场)促销员的劳动关系具有隐蔽性,有些促销员自己也认为是供应商的员工,而不是超市(商场)的员工。比如在杜桂荣等六人案件中,杜桂荣等人都是被高尔夫服饰公司招聘为促销员,并安排在三家商场工作。虽然六人从入职到日常考勤再到离职,所有手续都在商场办理,工资也在商场领取。但她们在被通知待岗因此发生争议时,却仍然要求确认与高尔夫服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反倒是高尔夫服饰公司极力否认,由于她们手中掌握的证据都盖着商场的印章,因此仲裁并未得到支持。

建议:

如果从员工招聘、工作安排、日常管理、工资发放和奖惩几个方面来判断促销员与超市(商场)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出促销员与超市(商场)、促销员与供应商,都有某些方面符合劳动关系的特征。比如,商场对促销员进行工作安排和日常管理,供应商负责招聘员工并发放工资,而商场和供应商都对员工有惩戒权。劳动关系的判断标准是“从属性”,其中包括“人格从属性”和“经济从属性”,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格从属性”,即:

(1)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地点和业务内容具有广泛的指示权;

(2)劳动者成为用人单位组织中的一员,必须服从用人单位组织中的内部劳动规则,即必须遵守本单位的规章制度;

(3)劳动者有接受用人单位的检查以及接受合理制裁的义务。

这些特征显然是促销员和超市(商场)之间才有的,促销员根据超市(商场)的指令、在超市(商场)的控制下工作,已经完全融入超市(商场)的组织;超市(商场)才是这些劳动力的实际使用者、是工作指令的实际下达者,并且这种工作具有一定的期限和连续性。在我国目前司法实践并不认可双重劳动关系的情况下,毫无疑问促销员应当是与超市(商场)建立劳动关系的。

相关案例:

在家乐福案件中,盛某于2008年被威莱日化公司招聘为销售人员,在家乐福专柜销售威露士产品。2008年威莱日化突然要求盛某与广州人才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合同中明确了盛某为其公司雇员,被该公司劳务派遣至威莱日化工作。2009年盛某因怀孕被辞退。之后,盛某以家乐福及广州人才公司为被申请人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并支付未签订合同的双倍工资及未缴纳社会保险的补偿金和加班费等。仲裁委认为盛某与家乐福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一切责任不应由家乐福承担。此后,律师又提诉讼,法院认为,盛某是与广州人才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家乐福为盛某的实际工作地点,盛某主张与家乐福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没有采信。当事人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了二审,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高某等16名女工均是北京太子奶公司招聘的员工,并分别被安排到美廉美、物美、亿客隆等超市从事“太子奶”促销工作。太子奶公司委托北京奇奇伟业商贸公司对高某等16名女工进行管理。2009年10月,北京奇奇伟业商贸公司通知高某等人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填写离职申请表,为此双方发生纠纷。在民警的协调下,高某等16名女工才拿到被拖欠的工资。高某等人在职期间,太子奶公司及美廉美、物美、亿客隆等超市均没有与其签订劳动合同,也未缴纳社会保险费。美廉美超市曾为高某制作理货员工作证。高某等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太子奶公司和美廉美、物美、亿客隆等超市连带支付加班费、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等损失。

段红英在麦德龙商场做促销,某天被麦德龙安排送货到档案馆,在推板车进入档案馆时,段红英右手无名指被夹断。在从事促销工作期间,段红英的工资是由三家公司支付的,分别是晨光文具公司、迪堡公司和昌隆公司。这三家公司每月向段红英的存折上打款300元、500元、300元。在段红英发生事故后,三家公司和商场均推脱责任,不承认与段红英存在劳动关系,也不愿支付工伤赔偿款。段红英申请法律援助后,律师在调查时发现,段红英是经人介绍到麦德龙商场做促销的,因当时未满16周岁,故此借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办理入职手续,但是工作牌上的相片是她本人的。麦德龙商场对此是知情的,但公司却以此为由不承认与段红英建立了劳动关系。在律师的努力下,商场才同意调解,共赔偿段红英53000元。

在杜桂荣等六人案中,杜桂荣等人先后被高尔夫服饰公司招聘为促销员,并安排在三家商场的高尔夫服饰专柜从事营业员工作。六人从入职到日常考勤再到离职,所有手续都在商场办理,工资也在商场领。后来高尔夫服饰在商场撤柜,这些人员被告知待岗,因此引起争议。六人申请法律援助后,律师代理其提起仲裁,要求确认与高尔夫服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在仲裁庭审时,高尔夫公司极力否认存在劳动关系,由于杜桂荣等人手中的证据都盖有商场的印章,仲裁因此裁决她们与高尔夫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起诉到法院后,律师来到商场取证,调取了商场与高尔夫公司签订的协议,并查明虽然六人是在商场领工资,但商场只是转发,实际上都是高尔夫公司支付的工资。最终,在一审阶段,高尔夫公司接受法院的调解提议,本案得以解决。

 

 

推荐文章

返回首页

微信平台

更多》

法律咨询

更多》
010-63813662
010-63859982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10-63813362/63859982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 京ICP备05080526号-1
© 200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