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住院单-案件追踪-律师工作室-劳动争议维权律师 | 农民工法律援助网

  首页 | 关于我们 | 焦点新闻 热点评论 工作快讯 案件追踪 研究报告 法规数据 [专题] | 在线咨询 法律援助 微信 | 律师工作室 平台登录

案件追踪

“致命”的住院单

2016-06-16 17:00:39   律师工作室   霍薇
农民工法律援助网(www.zgnmg.org)所有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致命”的住院单

引言:

工作两个月后意外受伤,单位在支付了十几万医疗费后拒绝赔偿其他费用,无有效证据证明劳动关系,因此无法认定工伤,但是一张住院单开启了成功之门,到底怎么回事?

【案件来源】

律师值班时,接到一位30多岁的来访者,他叫薛永平,只见他手上裹着纱布,跟随他前来咨询的是他怀孕五个多月的妻子。律师询问了相关情况后,了解到他是在工厂干活时受伤,咨询单位应当赔多少钱?律师向其解答了相关法律规定,他说回去考虑一下。

过了几天,薛永平再次找到援助中心,由于与老板就赔偿数额无法达成一致,希望能提供法律援助,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权益。

【案情简介】

2014年2月份薛永平在《赶集网》上看到招聘信息,于是,应聘到利昌嘉业公司做木工,公司经理路铁接待的他,并且跟他谈好了工作地点、工作内容以及工资数额。薛永平从老家出来打工的目的就是挣钱养家糊口,觉得这个单位给的工资数额还不错,同意了。

在工作一段时间后单位并未提与他签劳动合同的事,同时他也觉得单位把老婆安排在食堂给工人做饭,又给两口子提供了住宿的地方,解决了两口子的后顾之虑,于是淳朴的两人没给单位提过多的要求,也没提签劳动合同,觉得签不签无所谓,只要给工资就行。然而就是这朴素、简单、最低要求的愿望出现了转折。2014年5月19日,在工作的时候被电锯割断了右手的三个手指。单位在支付了部分医疗费用后,拒绝支付其他经济赔偿。

【维权过程】

律师介入案件后,确定了办案思路。先去昌平区工伤认定部门提交申请工伤认定的材料,同时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确认劳动关系,为认定工伤打下基础。

律师接待薛永平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在单位上班,只有几张打印出来的招聘信息的照片,这一情况也是案件陷入了僵局。

律师援助,意外的收获

律师看到薛永平伤的如此严重,给他提供法律援助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虽然现有证据有限,但是律师还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到他,争取实现他的合法权益。

首先,律师指导他到安监局投诉,反映在工作中受伤的事实,希望有关部门能介入调查,查清案件真相,以便以后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其次,在向有关职能部门反映情况的同时,律师也展开了调查取证工作。考虑到薛永平受伤后被送到医院治疗,可能医院保存有价值的材料,所以,律师准备到医院调查取证。

从医院反馈的信息使律师有了重大发现,获得了十分有价值的线索,为案件的进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在薛永平受伤后,是由利昌嘉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路娟娟将其送到朝阳医院,是她交的住院押金,并且在《押金条》上有她的签名,这一证据无疑对我们证明劳动关系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证据在一定程度上能证明薛永平的受伤与该公司有关,否则,老板也不会替他交住院押金了。

编造的故事 + 漏洞百出

开庭时,证人路铁出庭作证,路铁系路娟娟的二哥。路铁证明薛永平受雇于自己,并非是利昌嘉业公司的员工,其受伤跟利昌嘉业公司无关。对于他的陈述,律师首先不认可,他之所以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是在帮助利昌嘉业公司逃避承担工伤的赔偿责任,最终一旦裁决薛永平与他存在雇佣关系,相应的赔偿责任亦会判决他承担,而他是光棍一人,名下无财产,即使判决胜诉,在执行时由于无财产可供执行,最终薛永平也拿不到任何赔偿。律师对路铁的意图早已看穿,因此,律师就受雇事实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发问,由于路铁在说谎,所以对于律师的提问的问题回答的前后矛盾,无疑对其陈述的真实性在仲裁员眼里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接下来最关键的证据是律师去医院调取的《押金条》。上面清楚的显示交款人是“路娟娟”,而路娟娟又是利昌嘉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无疑这一证据对单位十分不利,所以,接下来单位为了解释押金条,编造了一个貌似“合情合理”的情节,作了如下解释:路铁是路娟娟的二哥,2014年5月19日薛永平在工作地点受伤后,路铁当时不在单位,当时路娟娟回到顺义区去看望她母亲,路铁因资金紧张也没有车,到其父母处借钱,恰逢路娟娟看望父母,于是路铁请妹妹帮忙,把薛永平送到医院。在送医院的路上,当时分两辆车,薛永平在第一辆车上,路铁的车落在后面,到医院后,妹妹路娟娟出于救人,也受路铁的请求,才帮薛永平交了住院押金。

对于以上事实,律师并不认可,发表了如下代理意见:第一,利昌嘉业公司作为用工者,具备雇佣劳动者的主体要件;薛永平作为个人受雇于该公司,提高劳动,符合《劳动法》要求的主体要件;利昌嘉业公司的业务是生产、销售橱柜,薛永平提供的劳动是木材的初加工,是利昌嘉业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薛永平受利昌嘉业公司管理,实际管理人是路铁;同时,薛永平提供了工资条,能证明他的实际工资是每月5000元;以上事实符合确认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存在劳动关系的法律规定特征。第二,关于《押金条》,非常清楚的显示交款人是利昌嘉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路娟娟,如果该受伤事故与她无任何关系,不可能给薛永平垫付住院押金,且单位的这一说法并无相关证据予以佐证;第三,在作为证人的基本要求上,路铁作为路娟娟的二哥,具有亲属关系,其所作的证言在证明力上存在瑕疵,值得商榷;第四,路铁所作的陈述存在多处矛盾,且对于同一事实前后供述不一致,因此,不应当采信。

综上所述,律师认为利昌嘉业公司的主张不能采信,不应得到支持,应当采信薛永平的主张,薛永平与利昌嘉业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一计不成,变换花招

仲裁败诉后,利昌嘉业公司不服,起诉到昌平区人民法院。

开庭时,代理人从法律工作者换成了正式律师,提出两个代理意见, 第一,利昌嘉业公司的业务范围是销售橱柜。而薛永平是木工,加工木材,不属于公司的经营范围,所以不可能存在劳动关系。第二,利昌嘉业公司主张薛永平对于事实部分说谎,要求进行“测谎”。

律师对于单位的说法,发表了如下代理意见:第一,对于利昌嘉业公司的经营范围,律师提供了利昌嘉业公司官方网站上的《企业简介》作为证据,该公司对外做如下宣传:“公司集整体橱柜、板式衣帽间、板式衣柜设计、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于一体”。而从以上介绍可以看出:公司的业务范围不仅包括销售,还包括设计、生产这一环节。多以,单位的律师的说法显然在说谎。法官采信了律师的说法,让单位的代理人解释一下,他显然未预料到我们会准备这方面的材料,无法解释。

第二,对于“测谎”,律师认为:首先,法律规定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事实”,是法律事实,客观事实,而非主观事实,现有的证据足可以证明案件事实,也就是薛永平在干活时受伤。具体在何单位受伤,是主观事实,薛永平主张是在利昌嘉业公司受伤,利昌嘉业公司主张在路铁处受伤,这都是在主观上的认识,这一事实是无法通过技术手段测试出来的,只能根据现有证据予以判断,也就是本案的争议焦点所在。法律判断案件事实应当以证据为基础,通过相应的证据链来确认事实,依据现有证据足可以判定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也就是事实已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无需浪费司法资源,耗费时间进行测谎;其次,对于“测谎”,其作出的结论只是“参考”,测谎结论是否具有民事证据资格,能否作为定案依据,尚存争议;再次,测谎的前提是当事人同意,而且是客观事实已唯一的、确定的,而对于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本身是依据现有证据作出的主观判断,是客观事实的主观判断,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无法通过测试还原这一事实,同时薛永平认为自己说的都是实话,所以不同意测试;最后,律师认为薛永平与单位陈述的事实存在较大争议,并不能简单说薛永平在说谎,单位是不是也在说谎?为了查清“所谓的事实”,是不是也应当做测谎测试?

最终,法官采纳了律师的意见,未同意单位做“测谎”的代理意见。

【案件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利昌嘉业公司的企业简介证明了公司有加工橱柜的业务;薛永平受伤后,路娟娟作为利昌嘉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将薛永平送到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支付了住院押金;薛永平提供的招聘信息显示利昌嘉业公司以柏优橱柜厂的名义招聘员工,联系人是路铁和路娟娟;综合以上事实,认定薛永平与利昌嘉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判决后,利昌嘉业公司不服,上诉到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单位再次聘请了两名律师作为代理人参与庭审,最终,二审法院驳回单位的上诉,维持原判。

拿到法院的判决后,薛永平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维权路上最难的确认劳动关系的一步终于走完,这也为以后主张工伤赔偿待遇扫清了障碍,奠定了基础,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返回律师工作室

微信平台

更多》

法律咨询

更多》
010-63813662
010-63839982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10-63813362/63859982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 京ICP备05080526号-1
© 200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